内森·克雷(Nathan Coley)

2012-04-09 15:02:31 作者:lyadmin 来源:artspy艺术眼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内森·克雷(Nathan Coley),1967年出生于苏格兰西南部的格拉斯哥,现工作和生活在邓迪。他是英国著名的当代装置艺术家,曾获2007年特纳奖提名。

内森·克雷出生于格拉斯哥一个无宗教信仰的中产家庭。他曾就读于一所新教的公立学校,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却十分喜爱一家有着天主教历史的足球俱乐部——凯尔特人。内森·克雷说,“在当时,我是学校中唯一的一个喜欢凯尔特人俱乐部的孩子——这事不值得夸耀,但我也没被其他孩子痛扁,因为14岁的时候我就有1.82米了。”内森·克雷曾是苏格兰排球队的一员,但为了去格拉斯哥艺术学校,他拒绝了来自美国的运动奖学金。他于1989年毕业于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并取得了学士学位。

内森·克雷致力于建筑环境与社会因素的关系研究。作为一名艺术家,他的职责在于提出这些疑问,“我试图阐释私人与公共空间,国家与宗教,个人与政治、道德间的关系——我不愿把此种讨论及决议交给政府或教会去做,况且,我也不认为他们能胜任此项工作。我相信,文化艺术的职责就在于处理此类问题。”

\

\

《Show Home》,2003

而对于这些的问题的探索都呈现在内森·克雷的作品之中,例如:《Show Home》(2003)是一个精巧的、墙面刷白的爱尔兰式小屋子,有一个绿色的门。它坐落在莫斯街城市艺术中心的屋顶,隔着利菲河与综合家庭服务中心和海关大楼相互辉映,制造出了错位的虚幻:乡村的与城市的,过去的与现在的。而同时,它的公开性与可视性又赋予了这个作品非常真实而亲近的感觉,这是在公共艺术品中难得的品质。实际上这个小屋子是只有三面构成的,从而更让人们认为它是作品而不是建筑。而这种构造让我们可以隐约感觉到它模仿了一种房地产开发商常用的广告形式。随着城市化的加速发展,这样的屋子在今天的爱尔兰已经不复存在,它指出了当代爱尔兰那膨胀的房地产市场。

面对这个纪念碑似的作品,它的疑问远远多于答案。历史和记忆只是简单的被消除或毁灭吗?过去是否可以与未来擦出亮眼的火花呢?

\

《Lockerbie》,2003

1988年12月22日美国航班泛美航空公司103号机在苏格兰洛克比上空被炸毁。259名乘客、全体机组人员以及11名洛克比当地居民均在此次爆炸中遇难。经过13年调查取证,两名利比亚人被认为有犯罪嫌疑。鉴于此事的政治敏感性,用于审判的苏格兰法庭被设置在荷兰宰斯特营中立区,两名嫌疑人在此受审。长达14个月的审判之后,一名嫌疑人被判25年监禁,服刑地点是某个苏格兰监狱,另一名则被无罪释放。

\

Lockerbie Evidence no.1 - 2003 ,Pencil on paper ,59.5 x 84 cm

\

Lockerbie Evidence no.5 - 2003 ,Pencil on paper ,84 x 59.5 cm

\

Lockerbie Evidence no.11 - 2003 ,Pencil on paper ,84 x 59.5 cm

\

Lockerbie Evidence no.9 - 2003 ,Pencil on paper ,84 x 59.5 cm

此次审判所产生的文化、政治以及地缘上的冲突强烈地吸引了内森·克雷,他于2000年提出申请,想成为宰斯特营的非官方进驻艺术家。他很快澄清自己并无私人动机——因为他并不认识任何遇难者——只是想亲历一地域对另一地域的物质及政治上的冲击。当内森·克雷坐下旁观这场审判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证人席——一个拘束而狭小的空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人们宣誓拥护宗教与司法系统的地方,同时也是真理的物质象征。2003年,克雷于创作出名为《Lockerbie》的作品,作品中包含有审判证人席的真实重现,也包括了一系列内森·克雷临摹的官方媒体披露的空难事件图片的绘图。同时,他也与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合作,希望把审判中使用过的证人席纳入博物馆收藏的一部分。

“我是不信任何宗教的,但我对它们的存在着迷” 内森·克雷说,“宗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议题。‘空间’很难被定义,而关于‘空间’的争论也很多,如我的‘空间’的结束与你‘空间’的开始。这里的‘空间’可以是道德上的,物质上的或宗教上的。在苏格兰的同一天主教教区,你可以经常听到人们关于公共场所的争论。我的工作不是向什么致敬,也不是歌颂或谴责什么,我只是把现实的问题提给大众讨论而已。”

\

\

The Lamp of Sacrifice ,2004

内森·克雷认为,宗教建筑作为建筑结构来讲,即使它们的精神影响已经消退,却仍然对我们的文化认同起着重要作用,这一点让他颇感兴趣。他将这些建筑定义为集会场地、路标和航标,承认了它们在当代城市中持续发挥的影响力。而内森·克雷最著名的作品《The Lamp of Sacrifice》(2004)就是基于此种兴趣的影响所作。这个作品是内森·克雷花4个月的时间用硬纸板构建的爱丁堡所有286个教堂模型。用电话黄页薄做为教堂指南,内森·克雷构建了一个玩具城般的景观——棕色的纸板制成的尖塔,尖顶,穹顶遍布其间。

早在2000年,内森·克雷就做过一次相似的作品——不过构建的对象是伯明翰的161所教堂。内森·克雷知道自己追寻的是什么,他的作品并非某种心灵上的探求,而是试图阐明宗教在社会上的地位。不过要把这许多模型集中在一起,也是一件枯燥繁复的工作。

\

The Lamp of Sacrifice , 2004

对于基督信徒而言,这场被命名为“The Lamp of Sacrifice”的展览可能意味着一场宗教成就的庆祝会;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则是通过一种新的视角去观察这座城市;而对于艺术家来说,则是通过此种方式来表现宗教在当今社会中的隐含意义。

“‘The Lamp of Sacrifice’所要表现的不是建筑物的表象意义,而是其隐含意义” 内森·克雷说到, “我感兴趣的是:(建筑物)为何这样构造?由谁构造?被赋予何种含义?当今天的我们去审视一座19世纪的新教教堂时,其宗教建筑的魅力就显现了出来——因为时代变了。思想在改变,社会与建筑也在改变。建筑物本身的含义是隐晦的,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解读,有的把‘The Lamp of Sacrifice’当着是一次对建筑物的褒扬,也有人认为是某种批判。”

内森·克雷说,“长久以来,我都致力于搞清楚我们是与空间的关系。我们在一间房子中感到舒服的原因,取决于房间的大小,室内温度,播放的音乐以及我们坐卧的姿势。事实上,虽然我们只是熟悉它是公共空间,但同时又感到十分亲切。这些因数不是偶然聚集在一起的——由‘人类向往公共生活’这一概念演化而来。我的工作可是实实在在探讨人类的生活环境。”同时影响克雷作品的是约翰·拉斯金这位十九世纪艺术家兼学者的观点,即宗教建筑并非只是区区楼宇,注入其中的个人及财政的奉献都赋予了它们独特的意义:

“我们所需要的并非一座教堂,而是奉献本身;并非只是羡慕赞赏,而是虔诚的行动;并非礼物,而是给予的行为。”
——John Ruskin,《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1848。

\

\

Jerusalem Syndrome ,2005

不可避免的,空间的问题逐渐扩展成关于人类在何处聚集及从何处聚集的问题。无容置疑,耶路撒冷是世界上宗教最集中且最多的地方,这里发源了三个大型的宗教体系。因此,2005年,内森·克雷为了制作他的影片《Jerusalem Syndrome》(2005)而造访了以色列。该片聚焦于一种罕见的精神病,每年折磨着大概20名痴迷于圣地的信徒,患者对“圣城”有着变态般的虔诚,穿梭于圣址,施咒活动,吟唱还有恍惚入世的布道演讲中,行为举止如同《圣经》上的人物一样。在影片的背景里,圣城独有的声音始终贯穿于影片,比如清真寺的祷告,街头小贩的叫卖,以致日常生活里手机和车辆发出的靡靡之音。

内森·克雷这样说到,“对耶路撒冷综合症的关注是个令人愉快的经历,我尝试着用镜头记录耶路撒冷那种拥有各种不同信仰的人们之间独一无二的关系,而且我希望这部电影能够从各种信仰的信徒们中唤起更多的疑问和辩论。

\

Camouflage Mosque – 2006

\

展览场景

《Camouflage Mosque》(2006),是内森·克雷所作的贝尔格莱德的巴伊拉克勒清真寺的模型。内森·克雷将模型外刷上瓷漆,人们几乎不能看出这是一座清真寺。他用同样的方法构建了《Camouflage Church》及《Camouflage Synagogue》——这些模型都蕴造出一种艺术上的可见性及视觉上的不可见性的效果。

\

\

There Will Be No Miracles Here , 2006

艺术家非常喜欢用“文字”去做作品,使简单的文字充满力量。内森·克雷的《There Will Be No Miracles Here》(2006)就是这样一件作品。这块6米高的巨幅标志牌非常引人注目——你甚至可以从比特岛的斯图尔特山上看到。这块标志像拉斯维加斯式的大幅广告牌,周围点缀着灯泡,竖立在脚手架上。标志牌上标语的内容,则是他从1998年开始就一直提及的一件事——在17世纪,法国的一座叫Modseine的村庄传出了许多神迹事件,事态曾一度失去控制,成千上万的朝圣者进驻了这个小镇。最后当权者不的不发布这样一条通知“国王召曰:这里没有奇迹”。There Will Be No Miracles Here,这仅仅6个字作品就包含了内森·克雷的作品想要表达的:教会,国家,公共空间及信仰的本质。

\

\

Untitled (Threshold Sculpture) ,2007

有趣的是,内森·克雷认为“应当在作品完成前而不是完成以后去与观众沟通”。他的作品的含义常常让人琢磨不透。以一件作品为例,《Untitled (Threshold Sculpture)》(2007),这是一段横在美术馆入口的木头。“有人会说‘这(橡树干)不过是一截木头罢了,有何含义?这是很可笑的” 内森·克雷说,“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它(橡树干)也构成了美术馆空间的一部分。数千年以来,建筑师都致力于解决关于门槛的问题,在经典罗马建筑中,柱子,门梁及天棚是用于建筑结构过渡及模糊建筑界限。而我想要的是某种结合了柔软性及人造性的东西,比如橡树,它即被人们当做是灵魂之树,也被用来制成天主教教堂的什物。”还需一提的是,橡木是内森·克雷最欣赏的雕塑大师Michael Craig- Martin作品的主要用料。内森·克雷说:“这些决定都不是漫无目的的,而是有特殊意义的。”

内森·克雷的作品粉碎了我们旧有的关于空间和建筑环境的理念和看法,探索了我们同政治边界和局限、宗教和理想之间的关系。

\

Palace ,2008

《Palace》(2008)是一个大型装置,其外形来自于一个西式酒馆的正面。按照真实的电影布景,这座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西式酒馆是真实尺寸的80%。以原木为原材料致使它的操作完成不是易事,最终,还用乳漆将其全部涂成黑色。装置的外部被换上了以下五个词——信念,土地,生命,思想,和财富。这也是五项伊斯兰教所相信每个人都应该享有的权力,同时也是驱动西方电影发展的神话的中心思想。

\

\

46 Brooklands Gardens , 2008

通过一系列多样化的媒介,包括公共艺术、影像、绘画以及装置,内森·克雷的实践表明了,所有建筑以及城市环境的意义都离不开社会历史。城市建筑、环境中的内涵是如何随时间的流逝而表现出不同?又是如何在不同地区间呈现多样性?内森·克雷饶有兴致地探索着这些问题。


 
关键词:内森克雷Nathan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常州青云阁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CopyRight 2001---2014 QingYu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联系:market@qingyunge.com 电话:86-519-85193999 85193998 88150519 苏ICP备102121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