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晏VS高鹏——美术馆:权力与财富的平衡者

2013-09-05 17:10:49 作者:Aimin 来源:艺术银行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内容概要:2013年8月,高鹏作为中国最年轻的美术馆执行馆长接管今日美术馆。自2011年起加入今日美术馆,后任副馆长一职。通过这一次与高鹏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到今日美术馆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以及发展方向,同时也能为更多中国民营美术馆的职能与运营方式提供一定的参考。 

\

2013年8月,高鹏作为中国最年轻的美术馆执行馆长接管今日美术馆。他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自2011年起加入今日美术馆,后任副馆长一职。美术馆在中国尚处在探索与发展阶段,作为非企业公益性的艺术推广机构,今日美术馆在过去的时间里与艺术家及相关机构的良性互动为艺术交流创造出了多重可能性。通过这一次与高鹏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到今日美术馆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以及发展方向,同时也能为更多中国民营美术馆的职能与运营方式提供一定的参考。

苏晏 VS 高鹏

苏:中国的美术馆跟西方发达国家的当代艺术美术馆有什么大的区别?

高:最大的区别是捐赠体系。在欧洲、美国,捐赠艺术品给美术馆是可以合理避税的,但是在国内因为害怕不法行为没有这个政策,导致捐赠者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让自己捐赠。第二个区别就是定位不清楚。在我眼中,美术馆是一个社区,是一个让国民不走出这个城市、国家就可以享受到全世界灿烂的文化和文明的场所,看一张图和实物肯定是不一样的,这就是美术馆存在的价值,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博物馆系统和美术馆系统做得都不够好。再就是带领文化的先锋性。我六七岁开始学画画,那个时候觉得画得像、画得圆就是好,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到台湾一个很小的当代美术馆参观,当时感觉那儿的东西哪是艺术,完全是垃圾,长大之后感受却完全不同,其实艺术教育就是这样的。我觉得艺术不是懂与不懂,而是能不能触动你,这就是它存在的价值。在文化倡导上,我们的美术馆还缺乏明确方向。

苏:的确如此,那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美术馆现在的状况?

高:最初是因为我们的经济不够发达,当吃穿都不能解决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谈论这些事情,只有经济越来越发达之后我们才会去享受精神世界。这个原因又导致了另一个原因,我们的教育体系忽视艺术,美术课是最容易被占用的,这让我们生活当中对美的理解有一定的局限性。

苏:现在当代艺术在中国也还是一个新兴领域,大众在接受过程中还需要一定的接触时间,那么美术馆在这里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高:我们是当代艺术的推广者、介绍者,或者说是讲解者、推动者。当代艺术在表达人的生、死、爱情、性、政治,包括对生活的满意和不满意,这是艺术永恒的主题,当代艺术其实是用更真实的现代的语言去表达。我是觉得美术馆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不断地告诉人们艺术有多种可能性,并让他们去接受这种多样化。

苏:那作为馆长,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高:第一个挑战是做一个精神领袖。作为一个文化机构的负责人,他的形象不是他自己,而是代表整个文化机构,所以需要像一个布道师一样,要相信所有做文化的人所坚持倡导的这个文化是对的,甚至可以说是有理想的。第二个挑战是资金,如何让美术馆正常地运营下去并扩张。今日美术馆已经做了10年,基本上当代艺术领域重要的艺术家都做了展览,下一个5年、10年能做什么,是我的第三个挑战。

苏:发达国家的美术馆有一种功能是普及艺术,现在您来运营这个美术馆,将来会朝着这个方向去走吗?

高:一定会的。我很相信徐冰说过的一句话,“艺术是宿命的”,我觉得这一辈子一定是在艺术这条路或者文化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宿命在这个行业,而且我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坚持者。我觉得文化是区别于权力与财富的第三种权利、第三种能量。如果社会价值只是以权力为衡量标准的话,那么可能一个部长、一个处长就比我成功;如果以财富为标准,那么谁有钱谁就是最厉害的;所以文化一定要是独立于财富和权力的第三种标准,需要用它来平衡前两者。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国家主席来了,谈权力的话我们是无法比拟的,谈财富的话和那些巨商更是无法相比的,但是我们在谈文化的时候会是空前地平等,这就是文化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一生都希望通过自己的言行来证明艺术作为第三种价值存在的重要性。也许我一生都会在美术馆工作,我希望美术馆传达这样一种正面的信息:艺术是要受尊重的,是独立于权力和财富之外的第三种价值观。

苏:在这样的理念和理想的坚持下,今日美术馆下一步的主导方向是怎样的呢?有没有一个主线?

高:目前想到的主线是希望更加国际化、专业化、规范化,最后是相对来说的年轻化——这里的年轻不是指年龄,而是更新鲜。我希望能做到的目前为止不仅仅是美术馆行业,包括当代艺术,需要一种很新鲜的血液,正面、阳光的新力量能切中它。我们现在也在关注新一代的年轻艺术家,美术馆和博物馆体系也是这样的。这一代人,经济条件好一点,有机会得到更好的教育,多看一看这个世界,视野自然会更好一点。艺术需要希望,如果我们能代表希望就好了,这就是我未来想做的事。

苏:在美术馆领域里,西方和中国面临同样的运营问题,西方有基金或私人的捐助,中国这方面非常少。美术馆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下无法收藏好的作品,可能在多少年以后我们再想看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都不知道去哪里看。缺乏资金还会引起降低门槛租场地的情况,怎样避免一些不太学术的作品在这里展览呢?

高:对,这将是非常遗憾的,所以美术馆要尽量留住作品。今日的馆藏有近千件,精品馆藏大概在一百件左右。有的作品我们买不起,但是艺术家信任我们所以将其存放在今日,只要美术馆在,它们就是今日的藏品。说到出租场地,今日美术馆的展览分为三层,最后一层才是收费的。我们自己的学术委员会在这方面还是挺严谨的,大概每个月或者一季就要组织委员们来审核申请的作品、展览。我们会真实地说出运营困难,然后由专家定夺哪些展览是可以做的,有的展览即便能挣很多钱,但若专家给出否定答案,我们也一定放弃。今日一直保留这个做法,我会把它坚持下去。

苏:今日美术馆在中国民营美术馆里是一个标杆。现在中国的美术馆蜂拥而起,在行业内贵馆担负着一种什么样的责任来影响其他美术馆呢?

高:我们最大的责任就是做一个探索者。今日美术馆是所有民营美术馆里经营时间最长的,已经超过10年,在此期间积累的许多经验都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我希望可以将其整理出来和大家分享。一方面可以让我们这一代好好学习,另一方面也给社会提供一种参考;当然最重要的是希望在了解过去的基础上让人们看到我们新一代崛起的可能性,我们希望继续探索一条更加国际化、专业化、规范化的经营之路,至少这种探索就是一种财富。

苏:您自己收藏吗?

高:我收,但是收得很偏。一是会收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二是我最近在收朝鲜艺术家的作品,我刚刚在纪念朝鲜和中国建交60周年的拍卖上买了一件朝鲜艺术家的作品。

苏:对于新进入的藏家,您有什么好的建议给他们?

高:第一步一定要真心喜欢,否则容易盲目听信,总认为自己买的不够好,好的又买不起,这样会不断打击自己的情绪。当自己喜欢,买到一定量之后自然会形成自己的风格。就像买衣服一样,长期买好看的有品位的衣服,慢慢会清楚自己适合什么,随后会有门类,有了门类就开始形成系统,然后就会希望逐渐买得全面,如果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专业了。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常州青云阁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CopyRight 2001---2014 QingYu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联系:market@qingyunge.com 电话:86-519-85193999 85193998 88150519 苏ICP备102121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