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康:美术馆应是文化价值体系建造的场所

2014-05-06 15:57:34 作者:Aimin 来源:《收藏·拍卖》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内容概要:张子康提出跨界生存是建造美术馆的新思路,他认为美术馆实际上是一种跨界的生存,首先它与艺术、文学的关系是一种跨界,然后又涉及到如何与政府、企业、品牌、艺术家等沟通,这种跨界成为一种大的文化效应,把一个很高的学术性的艺术问题怎连接成一种社会文化的放大,都是跨界问题。
 张子康

张子康

原来在河北教育出版社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的他,为了扩充出版资源,2004年兼任了今日美术馆馆长。当时的民营美术馆正处于倒闭风潮,他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发现了赞助是一条民营美术馆的生存之道,在任期间他带领团队将今日打造成为符合国际规范并成功生存与发展的一流民营美术馆,因此被公认为“民营美术馆第一人”。以8年运营美术馆的经验,以及作为文化艺术出版社社长与艺术研究院推广中心主任的多年推广经验,他赶赴新疆全心投入新疆文化厅副厅长的工作,并兼任新疆画院院长,参与策划了第一届新疆当代艺术双年展,也开始着手筹建规划新疆美术馆等事宜,推进新疆文化艺术的发展。这多年的经历,让他不仅对如何在中国建造和营运一家国际化美术馆具有丰富的成功经验,同时对政府如何推进艺术文化事业上也提出了独特的见解。

美术馆、博物馆建造艺术的文化价值

通过8年的时间,带领团队将今日美术馆打造成与国际接轨的非营利民营美术馆,让张子康被公认为“民营美术馆第一人”。他的成功在于借鉴国际美术馆的规范,即坚持避开商业对于学术的干预,建造一个纯粹的学术性的美术馆;与此同时还靠社会赞助,做艺术衍生产品、做书店、服务设施的收入等资金来支撑美术馆的营运手段,解决今日美术馆的经济压力。在他看来,这两方面对于美术馆的建设而言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

在采访中张子康表示当时接任今日美术馆馆长的初衷是希望能将其建设为一家符合国际规范,能排除其他成分,建造长远文化价值的美术馆。因为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不正常,艺术品的价值与官职相连,如此的艺术品商业价值与学术价值是不匹配的,人们会追求名人效应,但这些实际上与艺术没有关系。所以在其任今日美术馆馆长时,他认为今日美术馆最主要任务在于发掘那些社会上带有创造性的艺术家,致力于通过美术馆让艺术的学术体系和商业价值体系能建立到合理的关系上,在国内美术馆发展历程中能战略性地打破原有体系,加速美术馆国际化模式的进程,为国内美术馆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张子康认为:博物馆、美术馆具有展现与引导国家价值的功能,尤其是在文化价值体系的建造方面,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横向对比地看,为什么在美国的大都会或MoMA等美术馆做展览,艺术家就能获得世界的关注?那是因为它们已经建立起了国际化的学术体系。理事会对美术馆有具体的发展规划,学术委员会邀请全球范围内最知名的学者为其展览和战略规划把握学术方向。其学术效应足以放射到国际,具有国际话语权,所建立的美术标准能够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反过来思考国内的美术馆、博物馆,为何没能像美国的一样起到如此大的作用是值得国人去额外研究和思考的。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公认的艺术中心,最主要的原因是其博物馆美术馆的学术是建立在国际层面上的。而且,美国也运用相应的政策体系将最好的艺术归入博物馆美术馆,让博物馆、美术馆陈列的艺术品成为社会的、大众的终身教育资源,放大了艺术作品的教育功能,使艺术真正成为全社会的财富。我们博物馆、美术馆的教育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其陈列的资源目前并没有利用好。在欧美国家,博物馆与美术馆是同一个体系,而在中国的博物馆与美术馆无论是申请国家补贴或是相关的政策均属两个体系,这是中国现在比较特殊的情况,也对其教育体系的建造有一定的影响。

此外,在国内虽然国家层面对美术馆的定位是很清晰,国家文化部对美术馆定位主要应具备四大功能:展览、教育、典藏与学术研究。然而,到地方执行时就变得不清晰了,很多对于美术馆的理解,还停留在做展览、展览馆的概念上。因为有些展览馆也做美术展览和艺术活动,尤其是地方政府迫于场地不足的情况也在美术馆里举办一些非艺术的展览,这就显示出地方政府对美术馆的功能认知有相当大的偏差。当然,美术馆本身也有不足的方面,如出租场地,主要还有些尤其是民营美术馆和一些地方的美术馆存在着卖画的现象,这也使得人们对美术馆和画廊的概念产生混淆。所以就造成在中国对美术馆建造文化和放大艺术品文化艺术价值上的真正定位及其应发挥真正的作用上存在很大部分的失效,让人误以为美术馆的功能是直接建造艺术商业价值,但实际上画廊体系才是建造艺术品的商业价值的。美术馆、博物馆是建造艺术文化价值的,它们建设的艺术价值严格意义上是不会消失的,好的博物馆美术馆如果建造的艺术,是能够载入历史的。

艺术赞助是企业扩大其社会价值的战略性部署

当问及社会如何开始对美术馆、博物馆赞助时,张子康表示:这模式的存在有两个出发点。一是从公益性、社会角度,另一方面则是从商业出发。那么企业为什么会进行艺术赞助?主要是因为它关系到企业的社会化长远发展。事实上,艺术市场是多层面性的,最后到了最高端的市场是跟社会连接的,艺术是属于社会的,属于全人类的,艺术最终是为社会做贡献的,最终在美术馆收藏的艺术是谁卖单呢?是纳税人。国家美术馆、博物馆做收藏,国家拿一部分钱,另外是赞助人、企业赞助,把好艺术推出来成为共有的财富,从这个角度出发,这是社会的共同责任。然而,目前国内的企业几乎可以说还没有将艺术的赞助模式作为放大企业社会价值的战略部署。相反国外这方面已经很成熟,像万宝龙就已经将艺术赞助作为其整体品牌发展和营造社会效益战略的重要部分。中国的企业家很难谈长期的战略。国内出现如此现象有多种原因,首先,国家在相应的政策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其实,目前国内企业家很多是在很短的时期内积累财富的,随着政策体系不断健全和逐步正规化,就会促进良好制度的建立,企业也更趋于良性方向发展,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会得到高度认同与重视。此时,企业家们就会了解其商业战略可以利用文化策略来扩大效应。其次,中国本来这几年的经济发展中,很多企业一直在追求的是短线效应,艺术品投资通常需要5至7年的时间,但对于他们而言2年后没能赚到钱就心里发慌,认为事情不靠谱,然后就开始收缩半途而废,可是这样一来就一定赔钱,他们就更不乐意投入到艺术方面。其实,企业家还没有认识到艺术是体现创造力的文化价值,提供了放大其自身商业价值的可能性。第三,则是国内企业缺乏商业上的文化战略规划,甚至城市发展本身也缺乏文化战略规划。事实上,当企业与文化效应连接起来后,形成的品牌长远发展的社会性,但这需要长远的战略来放大,对于城市自身发展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艺术涉及的是城市的公众文化,对提升城市文化内涵发挥积极效应。

跨界生存是美术馆的新思路

张子康由此引伸出对中国文化产业的思考,认为如果中国文化产业未来要得到有效发展,最主要是要将美术馆、博物馆的价值体系建立好。因为文化产业事实上是依靠艺术的价值体系,通过美学概念的渗透,为产品注入文化理念,提升人们的审美能力,从而增加人们对文化产品、精神层面的消费。所以其实艺术价值体系的建立与市场之间是有直接效应关系的。美国把文化产业分为营利和非营利两个领域,国内把非营利部分和事业结合了。事业是国家体系的,把非营利与事业结合之后,实际上就跟国家体系结合了。这种结合让艺术发展在国际范畴认知的价值上是有问题的。艺术博物馆应该以艺术为出发点,以打造一个各宗教、各人群融合的,对艺术崇尚的、和谐的圣地,这才是艺术博物馆真正建立文化价值体系的根本。张子康提出跨界生存是建造美术馆的新思路,他认为美术馆实际上是一种跨界的生存,首先它与艺术、文学的关系是一种跨界,然后又涉及到如何与政府、企业、品牌、艺术家等沟通,这种跨界成为一种大的文化效应,把一个很高的学术性的艺术问题怎连接成一种社会文化的放大,都是跨界问题。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常州青云阁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CopyRight 2001---2014 QingYu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联系:market@qingyunge.com 电话:86-519-85193999 85193998 88150519 苏ICP备10212188号-1